列印 | 關閉視窗
 
線裝書打破傳統 紙張、走線展新貌
發佈日期:2017/10/13
消息來源:中時電子報
蘇州圖書館的古籍館人員向孩子演示古書修補。
 
「線裝是我國古籍裝幀最後一個形式,是歷經時代長河後代表我國書籍裝幀藝術的最高水準。」河北美術學院講師王麗岩曾如此評價線裝書的書裝設計,具有鮮明的中國特色,展現出古代藝術設計和印刷裝訂技藝的線裝書,近年來,從紙張到專業環節,都受到當代書籍設計者的關注並成為現代裝幀的應用元素。

刻印是線裝書重要的一環,自揚州起家的器曰書坊,負責人周小舟日前便指出,從唐熙年間刻《全唐詩》開始,揚州一直是刻書業的重鎮,在民國初年,揚州也還保有完整的刻書產業鏈,因此至今揚州的廣陵古籍刻印,還是非物質文化遺產雕版印刷的傳承單位。

除了線裝書,如廣陵古籍刻印社今年便推出可定製的私人箋譜,雖然今人少在紙上書寫信件了,但印刷圖案的古雅、印刷工藝的精細,反而使箋譜逐漸成為藝術品,如器曰重刊的《雲藍閣箋譜》,微店上定價480元人民幣,堪稱高價。

古籍線裝書的裝幀形式對現代書籍亦有不少影響和啟發,如線裝書結構的護頁,即現在書籍的副封面;古時寫著書名、作者頁的內封面,現在書則稱為書名頁或扉頁,大致上現代書籍的結構與線裝書一致。

過去線裝書逐漸發展出的六眼、八眼、龜甲式等複雜而具裝飾功能的走線方式,也時而被現代書籍援用,甚至打破傳統,另外創出新的走線方式,例如追求線頭外露的效果,或把走線方式發展成圖形或文字等。線裝如今更成為一種象徵意義,由於線裝書獨特的中國傳統文化內涵,如今一些涉及傳統文化、民族、藝術題材的書,也會以線裝作為裝幀設計的格調,如曾獲世界最美的書的《曹雪芹風箏藝術》即是一例。
 
  關閉視窗
網站地圖 | 隱私保護條款 | 免責聲明 | 輔助功能
©2006 The Hong Kong Printers Association 保留所有權利。
使用本網站即代表您同意使用條款。